2020年股基冠军陆彬:市场的韧性超过了我的预期

2021-05-06 11:21:24 来源: 银柿财经

  【导语】市场波动如何应对?哪些板块机构看好?眼下基民能否加仓?――银柿财经联合同花顺300033)打造“牛柿老司基”栏目,让老司机们给市场把把脉。

  【嘉宾简介】陆彬,复旦大学金融学硕士,2014年7月加入汇丰晋信基金,历任助理研究员、研究员、助理研究总监,在新能源、机械、化工等领域有超过6年的研究经验。2019年5月起担任汇丰晋信基金 基金经理,现同时任汇丰晋信基金研究总监,低碳先锋基金、智造先锋基金、动态策略基金基金经理。拟任汇丰晋信核心成长基金基金经理。获得2020年股票型基金冠军。

  记者:欢迎汇丰晋信基金陆彬做客银柿财经联合同花顺打造的访谈栏目《牛柿老司基》。陆彬是去年的股基冠军,但可能对于市场来说,是近几年崛起的一个新面孔,首先请陆彬给投资者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陆彬:好的。2012年,我从复旦毕业后来到汇丰晋信基金,现今已有七八年了。从实习生开始做,后来成为研究员,现在是基金经理加研究总监。

  研究阶段,我主要的覆盖行业是中游制造业,如大制造和大周期。大制造包括电力设备、新能源、机械、军工和环保等板块;大周期包括基础化工、石油、石化、有色、煤炭和钢铁等板块。

  2019年,我接管了汇丰晋信智造先锋、汇丰晋信低碳先锋两只基金,去年又接手了汇丰晋信动态策略,上述是我现在管理的三个产品。

  从名称中可以看出,我最早管理的产品属于行业性的基金,且与我过往的研究经历和能力圈密切相关。此后的汇丰晋信动态策略则是一个全市场的产品,我大概已经管理了一年左右。

  这也是我们公司的惯例。首先从研究员过渡到行业基金经理,如果在行业基金里表现优秀,再过渡到全市场基金经理。

  记者:您个人的投资风格是怎么样的?

  陆彬:我个人的风格,有以下三个方向。第一,是偏周期及成长,这和我过往的经历有关。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关注周期行业,对把握周期股的机会有一定的经验和心得。成长方面,新能源板块在去年和前年表现得都非常好,它的投资逻辑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成长投资。

  第二,我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思考都是毕业后在公司里形成的。由于我们公司一直以来很重视估值,且认可PB-ROE投资模型,所以我的投资风格会偏左侧一些,可能会在估值较低或者估值合理的情况下,选择买入;卖出也会偏早一点。市场的最后一波往往都是由趋势来决定的,因此,到了一定的估值水平,我可能会选择提前卖出。

  第三,我还是会做一些交易,但不是做价差、日内或者短期的交易,更多的是时刻比较估值和基本面,通过行业的轮动和行业内个股的轮动来尽可能地控制回撤,从而增加组合的回报率,这是我做交易的目的。

  记者:从您管理的产品去年年报来看,像新能源、低碳、化工等板块是您之前研究的领域,此外还看到有金融股、地产股出现在您的持仓里,所以说投资广度是您的特点吗?

  陆彬:我的投资观点是,首先要基于自身能力圈,看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因为市场的广度大家都很清楚。目前全市场有30个中信一级行业,最完美的情况可能就是对所有的行业都有深度的研究和把握,但这是理想状态。我在做投资决策之前,考虑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能不能把握好这个行业。

  以前我的能力圈在中游的制造业、TMT等偏成长的行业,相对来说消费和金融方面覆盖得比较少。但我也在不停地学习和进步,以拓宽自己的能力圈。同时,由于消费和金融都是比较大的行业,有很多优秀的分析师,我从这些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

  但确实每个基金经理都有其特长和局限,因此,我一边通过自身的拓宽,一边请优秀的分析师来辅助我。我现在是公司的研究总监,也在招入一些得力的干将,来填补我的短板。我最终的目标还是要力争做一个全市场广度、没有投资短板的基金经理。

  记者:近年市场风格偏向于消费股,比如像市场“吐槽”较多的白酒,不过我注意到您的持仓基本上避开了特别热门的消费股,所以说您其实不喜欢“抱团”跟风?

  陆彬:我不搞投资主义。我不是说一定要投资大市值的个股,还是小市值的,或者说一定要投资龙头、投资价值或者投资成长,我从来不搞这些。我的出发点是基于基本面和估值,从而作出投资的判断,我对于市值因子、风格因子等,持中性态度。

  那么,为什么在过去几年里面,消费板块表现得很好,但没有一只消费个股进我的前十大持仓呢?核心在于,我一直觉得消费行业比较平稳,它的隐含回报率可能并没有我要求得那么高。即便在过去几年,消费板块表现得如此优秀的情况下,我也不觉得它的复合回报率能比得上我所熟悉的投资领域。在我们的能力圈内,能够找到比消费和医药等板块张力更大、确定性更高的投资机会。

  当然,投资消费行业是比较舒服的,行业很稳定,走势也相对平稳。但这个行业变化性不大,也有估值偏高问题,考虑到当时的性价比,我们就没有选择它。

  记者:在择时和选股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会不会根据市场波动对仓位进行一些调整?

  陆彬:在合同允许的范围内会的,我们的选股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的。自上而下方面,我不会、也没有能力做短期的择时,因为胜算不高。我更多的是做长区间上的择时,即结合公司风险溢价模型和波动率模型,刻画出整个市场的情绪和估值情况,再结合我对于市场的理解,来帮我把握择时。我的习惯是每个季度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同时,我觉得只要做好行业的比较和自下而上的择股,慢慢得就会有择时结论出现。当你发现可以买的行业和公司特别多,自然而然,你的仓位就上去了;当你发现基本面好的公司估值特别贵,基本面不好的公司即便估值便宜你也不会去选择,仓位自然就下来了。所以说我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策略。

  记者:在市场出现明显波动的情况下,您会倾向于板块轮动,还是对仓位进行调整?

  陆彬:我觉得这两件事,基金经理都要做到。我们没必要那么死板,在降仓位和轮动中二选一,还是要根据市场来调整。比如说在1月份,我们发现市场有很大风险时,曾一度把我管理的动态策略混合型基金的仓位降到了50%以下。平常我们也会做行业的比较和轮动,没必要把自己给限定住。

  记者:集中持仓或者分散投资,您更倾向于哪种?从去年来看,行业里出现了很多综合型的产品太过于向白酒或者芯片集中的情况,对此您怎么看?

  陆彬: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唯一的,所有的基金经理应该都会选择分散投资。但是问题在于,分散方向会有很多牺牲。举个例子,比如说我在市场里面能找到100个翻一倍的机会,我当然愿意分散去买这些股票,风险可能也更低。但往往事与愿违,市场里面可能就只有5个或者10个翻倍机会,残酷的现实会导致持仓集中。

  记者:经历了一季度的震荡之后,您对今年A股后市怎么看?

  陆彬:年初的时候,我们的观点偏悲观。1月份,一度将动态策略的产品仓位降到了50%以下。当时我们认为市场上风险和机会并存,风险主要来自于估值,机会来自于基本面。

  估值的风险很清楚,就是来自于过去几年极致行情带来的核心资产估值高企。我们也看到了1月份这些资产估值在短期大幅提升,核心原因可能就是开门红爆款基金带来的边际资金增量,但春节以后爆款基金的频率大幅边际减弱,当时我们觉得有风险,就降低了仓位。

  现在我们则是很乐观的,整个组合的仓位超过了90%。为什么乐观?

  市场在过去两个月下跌了30%,估值风险得到了充分的释放。虽然我们仍不觉得那些高估值的核心资产具备太大的投资吸引力,但是至少风险得到了充分的释放。

  过去两年市场的走势、市场的韧性和强度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本来觉得在市场跌幅超过百分之二三十后,可能会有金融的反身性出现,发生赎回被动资金、杠杆资金的平仓情况。在这一次大跌中,市场的韧性超过了我的预期。因此,我觉得往后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大家对于今年的方向预期是不急转弯,对于全年的流动性预期也比较悲观。只要大家的预期悲观,就意味着风险不是很大,因为大家都认识到了利率、流动性包括国际关系等方面的问题。

  所以说自上而下来看,之后市场出现大风险的可能性不大,也能够发现不少的投资机会。

  我们把资产分为四个类别。第一类是高估值的核心资产,我们觉得这类资产长期来说肯定是要创新高的,不过可能需要时间来换空间。以今年一年的维度来看,我觉得还是会有震荡和估值调整。

  第二类是价值类的资产,主要包括银行、地产、保险和券商。券商现在的估值是在历史的最底部,没有一次熊市,是在券商估值历史最低的时候开启的。此外,银行估值也不高,基本面也比较好。地产和保险的基本面可能还是在左侧,但是它们的估值确实很便宜。从价值的角度来看,这些行业都是指数权重股。从估值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些行业没有太大的风险,甚至很多估值都是折价的。

  第三类是成长类的资产,主要包括TMT行业。TMT行业的高点在去年六七月,目前已经调整了近一年。TMT行业中,不管是电子计算机还是通信,或者是某些细分行业,我们能够找到不少估值20倍左右、有些可能不到20倍,但复合增速超过20%的公司。所以,成长股中也有机会。当然不是那些大家都看得到的一线成长股,而是一批二线成长股。虽然是二线,但这些公司都是好公司,是各个行业的龙头。

  最后是周期行业。大家都觉得社融见高点以后的6个月左右,可能就是经济见高点了。但是我们这一次发现,很多周期行业不仅一季报超出预期,二季度盈利的持续性可能还很强。因此,我觉得周期行业的预期比较大,同时估值都很便宜。比如钢铁的估值可能都不到三倍。

  综上来看,虽然年初的时候我还比较焦虑,但现在我很踏实。

  记者:您之前比较看好新能源、低碳等板块,最近半年涨幅较大,其估值、溢价目前也在较高水平,您目前怎么来看待这两个板块呢?

  陆彬:首先,新能源板块里能分出很多行业,比如新能源发电行业,新能源发电下面也有光伏、风力、核电等方方面面。不能一刀切地看待新能源板块。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虽然这个板块去年估值高企,涨幅也比较大,但今年回调的幅度也很大,很多公司的跌幅都是百分之三四十。

  同时,因为去年行情好,大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业绩预期也都是非常乐观的。不过,从今年一季度看的话,新能源汽车的业绩基本上都符合了最乐观的预期,甚至有些公司还超出预期。所以说这个行业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不能简简单单觉得过去涨幅比较大,就存在风险,我觉得这是不客观的。

  核心还是要看估值和基本面。新能源汽车的基本面在过去几个月里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一个是业绩超出预期,第二个是产业也超出预期,主要原因是全球新能源汽车在量上超过预期,同时政策也超出预期。

  在年初,新能源板块还没有跌的时候,我们没有预料到它们的业绩会超过预期,也没有预料到其股价会跌30%以上,相对来说就偏悲观了一点,认为要卖出一部分的新能源股来规避估值风险。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反而觉得机会还是蛮多的,尤其是电动车。

  记者:您选择行业的逻辑是怎样的?

  陆彬:我把行业分成两类。第一类是跟经济周期相关性比较强的行业,它背后的投资逻辑是我们公司的PB-ROE投资逻辑,PB是定价,ROE是盈利的周期性和稳定性。对经济周期相关性比较强的行业,我们用这个方式去选择投资机会与方向。

  第二类是产业周期行业,如医药产业周期、苹果产业周期、电动车产业周期等,包括消费周期。虽然每个产业周期都会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但是它主要的变化来自产业周期的内在逻辑。对这类资产,我们会按不同行业各自产业周期的研究方法来把握投资机会。

  记者:您怎样定义所谓的“好公司”?

  陆彬:我觉得识别好公司对于基金经理来说是最容易的事。无非是现金流好、盈利稳定、行业空间大、ROE持续稳定、壁垒比较高等等,再叠加估值,行业比较等因素。

  好公司还得有好价格,要综合来看。其实,找好公司是很容易的,我觉得每个行业里面都有好公司,且这些好公司都是被找出来的。最难的是找到一个目前较好的、之后会变得伟大的公司;或者是找到一家当前一般,经过改变后,未来能变得优秀的公司。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很看重标的的估值,那对于当下现金流一般,但是市场预期较高的公司怎么看待?比如说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

  陆彬:我先说一下背后的投资逻辑。新势力的交易逻辑,并不一定和基本面密切相关。我们不能以股价的涨跌来评判这公司到底是好或者不好。投资是投资,研究是研究。海外的交易逻辑可能会更多体现出互联网的交易逻辑,或者是计算机软件的交易逻辑。

  怎么来看待这些公司呢?现在还没有人能够肯定地说,到底哪几家企业能够做出来。所以,对于这些公司的评价,不在好公司的投资范畴中,更多的是风险投资的范畴。很多公司就目前的各种指标来看可能不是大家定义范围内的好公司,但不妨碍它们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记者:从您自己的投资偏好出发,您会追求自己投资的公司一定要有较好的现金流表现吗?

  陆彬:不会。我一直不想把自己框在特定的范围内。每个投资机会背后都有独特的商业模式和投资逻辑,同时,各个投资模式的预期和估值体系不同。没有一个基金经理愿意自己只干一件事。

  记者:站在当下看,您觉得今年具体有哪些板块值得超配呢?

  陆彬:我们目前主要看了四个方向。第一个是以电动车为代表的新能源行业,第二个是化工为代表的顺周期,第三个是军工里面的细分行业,第四个是大金融和地产。

  我们认为,过去两个月市场的下跌,很可能是老结构性牛市的确认结束,新结构性牛市的开启。新结构性牛市的主线,可能会是碳中和。每一次市场的主线都有非常强的政策背景和经济背景。这一次我觉得碳中和的政策背景力度很强,产业影响力大,持续性长。

  记者:五一节后您要发一只汇丰晋信核心成长的新产品,市场上类似定位的产品有不少,您的产品会有哪些差异化的特色?

  陆彬:我们并不想给予这只基金太多产品化的元素,考虑的也并非是卖产品。我们的差异化更多体现在长期上,能够踏踏实实地利用市场的机会、客户的信任,把产品做好,更多的是想帮客户做好风险控制,尽可能地去获取较高的复合回报率,来帮客户创造价值。

  记者:大盘3400点左右的当下,您觉得是布局基金的好时点吗?

  陆彬:我认为是的。通常情况是,在我们焦虑的时候,尤其是1月份,很多客户的情绪都比较乐观;但我们觉得有机会的时候,往往是估值回调的时候,客户的情绪可能会比较悲观。

  我觉得市场之后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不大,所以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时点。我坚定认为,一定要在市场有机会的时候再发新基金,因为我是想做长期的事情,实实在在地让客户投资基金赚到钱。我的目标不是做大规模,而是通过业绩让客户获得利润,建立起长期良性的客户关系,这点是我非常看重的。

  记者:作为去年的股基冠军,市场上增加了曝光度,您有没有心理压力?

  陆彬:当了冠军以后我挺开心的,同时也会有压力。但是过了一阵子以后,我发现做投资才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我觉得只要踏踏实实地把投资做好就行。现在我很坦荡,也不怕有什么压力,哪怕别人说我业绩不好,我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这也是我的风格。

  记者:最近一两年基金行业出现了“饭圈化”倾向,您会不会也去看看粉丝或者基金持有人每天在聊些什么?

  陆彬:我经常去看。因为我们管理产品,出发点是要帮客户赚到钱。所以客户的情绪和观点很重要。如果我看到有较多抱怨,会考虑开个直播,主动和投资人沟通;大家情绪比较高的时候,我可能也会写一些信提示一下风险。

  之前也有人做过一个调查,很多基金净值创了新高,但里面还有很多客户亏了钱。核心原因是客户在涨的时候追进来,跌的时候出去了。我们还是希望通过我的沟通,争取做让客户能从我的产品里挣到钱。

  记者:在您的投资生涯中,或者说是投资偏好的养成中,有没有什么投资人或者书对您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陆彬:在学校里的时候,我基本上把各个流派的书都看了一遍。不管是成长的、价值的,还是技术分析的。所以,你会发现我现在的风格是比较包容的。

  看书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感悟和共鸣,这才是最有帮助的。每本书看完,可能就那么一句话就够了。投资核心考验的还是人,考验的是性格。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dxd

0

+1
  • 润和软件
  • 飞利信
  • 思特奇
  • 永太科技
  • 云天化
  • 科蓝软件
  • 开尔新材
  • 三峡能源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