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实基金王贵重: 寻找下一个科技“黑马”

2021-02-26 05:25:36 来源: 中国证券报

  · 本报记者 张凌之

  初次采访嘉实基金科技研究组组长王贵重,他和团队中的王鑫晨、王宇恒一同出现在会客室。在采访中,“团队”二字屡屡被提及。在王贵重眼中,这是一个求真、求善、求美的团队。作为专注科技投资的团队,他们充满好奇心,年轻且有经验。在他们看来,科技本身是一个飞速变化的行业,这需要对新生事物敏感且充满好奇心,如此才能敏锐地感知变化并辨识真假。

  王贵重用“破坏式创新”来概括科技的变化――具有内生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在不断变化的科技赛道中,找到其中的“黑马”。虽然并不容易,有时还会充满噪音,但只要抓住本质不变的东西,找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再用长远的眼光审视它,不被短期因素所扰动,下一个“黑马”很快就会出现。

  锚定科技赛道五大方向

  “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王贵重表示,其团队的三条基础价值观是相信科技能够指数级地做大蛋糕、相信优秀企业家的价值创造、相信未来会更好。

  在此基础上,王贵重将他的投资框架简单概括为“一二三四五六”。

  这一投资框架以第一原理为指导思想,以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为两条指导原则。

  在王贵重看来,人类有三个本质需求:信息的需求,包括信息的计算、存储和传播;能量的需求,人类的发展就是人类能够掌握的能量不断变大,同时能量的属性从一层变成二层这样一个过程;生命的需求,人活得更久、活得更好是本质的需求。

  在具体投资中要解决四个问题,分别是方向、节奏、公司和估值。他表示:“这四个问题是有顺序的,首先要选对方向,我们会去选鱼多的地方,但我们不是选池塘,我们选的是鱼,最终是为了打到这条鱼。”

  此外,人类的三大需求对应了投资的五大方向:半导体、云计算、互联网平台、创新药和新能源车。

  选定方向后,王贵重会从六个维度去研究公司,包括空间、竞争、商业模式、管理层、成长性和市场预期。他说:“我们的研究会长短结合,前四条是偏长期维度,成长性和市场预期则是偏短期维度。”

  简单的投资框架下,却有不凡的业绩。数据显示,2020年,王贵重管理的嘉实科技创新全年回报率达85.35%;2019年5月9日成立以来,该基金回报率达148.69%。

  “我们是很幸运的。”王贵重表示,“这些业绩的取得是因为我们匹配到了大票风格,这源于我们对优秀且竞争力强的公司的青睐,也是对我们‘一二三四五002195)六’投资框架的验证。”

  科技股的破坏式创新

  破坏式创新――王贵重用五个字概括了科技的特点。“科技的特点就是内生的颠覆性,总会有一些新的要素去取代旧的要素。因此,科技投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即喜欢颠覆、喜欢变化。当大家觉得没机会的时候,新的机会就会出现。”王贵重说。

  在王贵重看来,成熟市场的特点就是风格固化,未来投资向龙头集中将成为常态,但科技领域有做出增强收益的可能,这也是科技型基金经理未来的归宿,而这都依赖于科技的破坏式创新。他表示:“历次抱团瓦解都是被科技股击穿的,2010年的抱团被电子击穿,2012年的抱团被传媒击穿。”

  王宇恒认为,破坏式创新靠的是科技股中的黑马,这也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所有的白马都是从黑马变过来的。我们之所以专注在深度基本面研究的方法论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黑马,找到具有破坏性创新、处在创新周期的优质公司,或者具有成为伟大公司潜质的公司。只有挖掘到这样的公司才能创造出超额收益。”王宇恒表示。

  对于2021年的科技股投资,王鑫晨认为,立足当下看十年维度,科技股的投资有两大重要线索:一是广义的数字化,二是广义的国产化。

  数字化又包含两条线索:第一,下一轮的科技周期已在酝酿,并在发展过程之中,其中有很多细分领域在不断智能化、AI化,同时有更多的互联化,因此下一轮科技周期是万物互联、万物智联的过程。第二,上一轮移动互联网红利还在持续。国产化、移动化、互联化再加上云化,四化共振。

  对于国产化也有两个方向:首先是偏狭义的国产化。在半导体、重要材料设备等领域,国产替代在不断加速,这是十年维度的机会。其次是广义的国产化,中国的制造业、中国优秀企业如光伏、重型机械制造、新能源车等不断在国际市场获取份额,体现出很强的竞争力。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dcb

0

+1
  • 华闻集团
  • 中金辐照
  • 美锦能源
  • 雪人股份
  • 览海医疗
  • 葫芦娃
  • 华神科技
  • 国新健康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