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基金“炼金术”:今年LP并不悲观 募资最差的年份通常是回报最好的年份

2018-07-12 08:13:21 来源:

  2018年7月11-12日,清科创业、联合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将于上海外滩茂悦大酒店隆重举行,集结中国顶尖的LP与GP同赴盛宴,前瞻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大势。

  在“母基金‘炼金术’”圆桌论坛上,歌斐资产全委投资投资董事李晓、开元国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刘雯、紫荆资本董事总经理钱进、HarbourVest Partners董事总经理单丽红以及星界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方远共同探讨了中国母基金行业的现场和瓶颈。

  以下为对话内容精华,经整理:

  方远:首先请每位嘉宾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另外大家都是行业的老兵了,最近观察到行业一些新的动向也可以分享一下。

  李晓:大家好,我目前歌斐资产全委的投资董事,主要为家族做全范围的管理。

  刘雯:我来自开元国创,是国开行下属全资子公司,目前现在管理两支人民币母基金,2012年的第一支,2015年第二支,还管理部分美元的资产。

  钱进:我来自紫荆资本,目前我们投资的基金有80多个,90%以上的基金集中于创业投资类的早期行业基金。

  单丽红:我来自HarbourVest Partners,主要负责中国区的业务。HarbourVest是全球最早也是最专注于私募股权市场的机构,于1982年在波士顿成立,目前管理超过500亿美金。1996年我们在香港设立了一个办公室,2012年在北京也设立了办公室。

  方远:今年4月份之前,我还就职于欧洲最大的母基GP,4月份离开后,创建了星界资本,我们既可以做基金投资,也可以做直投,目前规模百亿人民币左右。最近几年中国母基金市场发展的非常快,大家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的现状。

  单丽红:在国际上,整个行业有两个高峰点,一个是在科技泡沫之前,VC的母基金是数量最大的,达到了最高点,之后是一蹶不振。总体来说,我的体会是三个字,快、多、大。

  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还代表国际的机构去培训整个国内的母基金行业,后来发展之快不可想象,从数量上和金额上,集资速度上远远超过国际的同类。数量之多,而且形式之多,也是不可预见的,国际发展了几十年,并没有太多行业产业的基金,国内一些形式和对产业发展的促进,造成行业化母基金的形成,这个是没有预见的。

  刘雯:我稍微分享一下人民币市场的情况。我们想我们开元国创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案例。1998年做这个业务的时候国内没有太多可以借鉴的经验,我们和国际一流的私募机构,包括美国的KPR,保持着密切的交流,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从2010年到现在,这个市场发生了比较大的转变,我们投资策略随着市场不断的迭代更新,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百亿人民币母基金的定位,就是投成长期和晚期的基金,但很快就发现,在中国PE和VC的概念很难在一支基金里面清晰的划分出来。第二年,当时正值IPO关闸,我们最大的进步就是在投资组合的打造上面,一期基金投25到30支基金的数量,当中可能有五支到八支是VC基金,从金额上来讲,相对少一点点。我们会把一大部分钱放到晚期合作伙伴上面,或者所谓的中段,因为在中国中段成长期非常值得关注

  方远:听了两位介绍目前母基金的状况,下一个主题想聊聊目前发展的瓶颈。

  钱进:第一点,大家不要把母基金看成一个独特的产品,这一点等于市场上对于母基金产品的定义的灵活有些不理解,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挫折。大家可能比较理解直投基金,认为它有独特的投资策略,对于母基金来说,不把它看成单独的一类资产配置的产品,这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把它看成单独的产品,就不会认可它专业管理付出的脑力和体力劳动。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整个市场资金端的资金耐性,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确实是比较差的。目前来说真正的资金来源,一部分无外乎投资机构,专业的投资机构心跳一定好很多,也比较容易匹配。对于个人来说,毕竟做母基金,即便你的期限能够谈到十年,大家可能仍然很难接受。第三方面,母基金相对来说属于金字塔的偏上部分,它的政策敏感性相对比较强。这次资产新规出台以后,对部分的资金有相当的影响。如何突破,可能有两个方法,第一你要有自己的特性,即是专业度;第二点,自律也很重要。

  方远:母基金的定义,这个之前做外资投资的时候,投资者教育基本上已经普及了,作为投资人是金字塔最顶端的养老基金,而在中国经过十几年这样的周期还没有完成。中国跟国际对母基金的理解,咱们现在在哪个点位?

  单丽红:我的理念是中国把母基金作为一个基金行业发展的特色,不觉得它会完全跟欧美一样,从资金的来源和资金的去向,以及整个市场对资产配置的理解等等,中国的发展进程和欧美是不完全一样的,将来也可能不完全一样。国际上,母基金比较标准的投资期限是14年,对中国来说,14年太长了,10年也太长了,将来不会趋向趋同。国际上,做母基金是最不容易亏钱的,我们做了几十年从来没给投资人亏一分钱,但在中国做母基金亏钱是不可避免的。

  李晓:我们自己做市场化母基金的经验来讲,歌斐是起家比较早,在中国是2010年成立第一支旗舰基金,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八个基金的周期,到了第八期。我们是从2013年看到机会,做了第一支PE二级基金,到现在已经到第四支基金了。中国母基金行业发展到今天,我们依然是坚定看好这个行业的未来,按照国外来讲占到整个LP基金体量可能有20%左右,在中国可能是政府的基金占了非常大头,未来可能会往往市场化的方向走。

  钱进:我们从来不强调自己是美国合资,更多强调自己是市场化,资金来源不单一,我们的投资策略还是市场化;另外一点是基金结构,综合化很重要。

  方远:这个可能在大家的印象中国,国资就不市场化。

  钱进:我简单说一下如何配合GP。LP是临时分工,GP也是临时分工,不能选到好的GP,投入到好的GP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难度在你要找到别人找不到的好的GP。

  母基金作为一个专业投资机构,既是GP也是LP,它对于GP的能见程度要远远好于其他LP。母基金会成为LP中的一个转接口,它能够统一LP的诉求帮助GP,帮它解释别人所不理解的东西。从宏观的角度上,母基金的视野相对要狭窄,一定要多领域、多定义布局。还有一点,叫作资源共享,你投的基金足够多的时候,就有能力做组合资源,这种组合资源部仅仅局限于GP。

  方远:在座的很多GP来参加我们的峰会,大家可不可以给GP提一些建议,GP在目前的情况下做募资有哪些方面需要注意?

  单丽红:我们做LP就是分析人,如果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你有兴趣能做好的事,我们是不会投任何一期的。

  钱进:专业加自律。即便你有独特的投资逻辑和投资视角,但无法管理自己的话,是无法长期在这个行业里做下去。

  刘雯:在最近的一两年,特别是今年以来,我们已经看到有很多非常优秀的GP,在一些细分行业上越扎越深,门槛很高。GP开始想着为自己的企业提供真正的价值,在阶段性帮助团队解决一些问题,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中国越来越多的GP在为这个努力,这才是未来。

  李晓:今年对很多小GP来讲是生存线的挑战,从LP来讲并不悲观,募资最差的年份通常是回报最好的年份。从某一个角度来讲,募资压力特别大,能募起来的钱做小基金是没问题的,哪怕只达到目标规模的50%或者30%,赶紧把资金做起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投资里面。

  方远:我最大的感受是在美元母基金的时候,对GP有非常专业的IR,叫投资者关系的职位,到了人民币基金的时候,一般没有这样的职位,只有一些比较机构化、公司治理比较好的机构才有。随着人民币GP不断的专业化机构化,怎么跟基金做有深度的沟通,这是一个考验。

责任编辑:lwy

5

+1

每日推荐

今日大热

华宝油气

+18.51%近3月 购买

长期机会

长安300非周期

-12.47%近6月 定投

高端理财

回复0条,有0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登录or注册

评 论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基金指数----(--%)
乐富指数----(--%)
国证基金----(--%)
上证----(--%)
深证----(--%)
创业板----(--%)
IF1808----(--%)
IC1808----(--%)
IH1808----(--%)
LME铜----(--%)
COMEX黄金----(--%)
NYMEX轻质原油----(--%)
指数 最新 涨跌幅
道琼斯 25199.29 0.32%
纳斯达克 7854.44 -0.01%
标普500 2815.62 0.22%
法国CAC40 5447.44 0.46%
日经225 22771.00 -0.10%
俄罗斯RTS 1143.77 -1.83%
更多指数基金>